追蹤
MiniWhale事務所
關於部落格
漫畫家阿玉的個人社團–MiniWhale事務所
固定參加:台北CWT、ICE
不定時參加日本與上海的場次
  • 622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UL] 同人文/疑似(?)柯凱--まな板の上の鯉

 「要開始了...一開始可能會有點不適應...習慣以後就會好些。」手指輕啟,隨即打開凱倫貝克的雙唇。異物侵入口中的陌生感讓凱倫貝克驚慌了起來,一切就這樣由對方主導開始了。他聽說過絕對不能亂動,亂動會受傷,因此違抗身體本能地不去抗拒,但如此一來更加深了他的焦慮;眉頭緊皺、握緊雙手,只能乖乖地等待柯布的下一步動作。
 
一開始,是纖細且溫柔的侵入。凱倫貝克不得不承認這種感覺確實是挺舒服,或許是因為柯布的動作非常輕、軟,就像深怕眼前的藝術品受到任何一點玷汙,也像母親照顧剛出生的嬰兒一般;憐愛、呵護、疼惜、奉獻,超越行為意義以上的情愫悄悄地擴散,悄悄地,趁虛而入地,在雙方不知不覺中。
 
就在凱倫貝克沉浸在某些假想的時候,一個更大、更粗、更堅硬的物體已經來到穴口,他才驚覺這個才是本篇,剛剛都只是前戲而已。盡管腔內已經非常濕潤,但對於如此「兇殘」的「凶器」,絕對是「應接不暇」。恐怖。腦袋猛然閃過一個詞彙,身為惡魔的自己竟然會感到恐怖?不,冷靜下來,快冷靜下來,不要去看那個東西也不要去想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更不要去想自己現在是什麼狼狽的樣子什麼表情,就當作是在做惡夢,夢醒一切都會結束......
 
『----痛!』凶器無預警地探入敏感的穴口,直接攻到最脆弱的點,剛才什麼轉移注意力或假想情境全部拋到九霄雲外,現在唯一能感覺的,除了痛,就只有痛!第一次如此直接感受到神經的存在卻又痛恨它的存在;痛感隨著電流直達腦髓,像是血管內有一根根毒針,染指了原本純淨的血液,酸蝕著每一寸靈肉。凱倫貝克甚至叫不出聲音,連最卑微的哀求或反抗都做不到,好厭惡自己,也厭惡害自己落到這步田地的柯布......啊,連考慮怎麼復仇的力氣都沒有,真可恨!凱倫貝克的腦袋就像被奪走了運轉核心,僅能隨著柯布的律動反應著。時而搔刮、時而抽刺...細胞彼此在通風報信,沒有一個小細節不被出賣;現在是這邊,馬上又換那邊,閉上眼睛試圖多遮斷一點受覺器官,卻更容易勾勒出被摧殘的景象。
 
摩擦的部位傳出刺耳的聲音,完全沒有旋律、沒有階調,只是某種攻略的證明,屈辱地、不堪地...。對聲音十分敏感的凱倫貝克恨不得把耳朵給砍了,但他辦不到,他已經全身癱軟著,連舉手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微微伸出顫抖的右手,悄悄拉住了柯布的衣襬,是撒嬌,抑或是求救?沒有答案的問題隨著凱倫貝克因極度刺激而掉下的眼淚,迴盪在這個純白的室內,沒有提問人,也沒有答覆者。
 
事後凱倫貝克才開始懷疑人類進行這些行為的真正意義時已經太遲了。柯布說過「痛的時候忍一忍,忍過以後就會舒服的」,聽起來似乎是有其道理;或許就像吃藥打針一樣,一時的痛苦換來更多的喜悅,但這個痛實在是太痛、痛徹心扉了,那為何人類還甘願如此?凱倫貝克想不出理由,他只好拼命地去猜設一個個更荒唐的想法--感情...嗎?或許對沒有顯著感情的惡魔來說這是唯一能自圓其說的答案了。下次還要再進行這樣的行為嗎?凱倫貝克猶豫著,儘管他對人類社會行為的好奇程度已經趨於異常偏執,但還是有原則的,這種會讓自己狼狽不堪的行為才不想再試第二次呢!
 
『不過,如果是柯布的話......』
 
嗯,請讓他再考慮一下。
 
 
(END?)
 
 
 
 
 
================================================================
(後記)
「蛀牙還真是痛苦啊......」凱倫貝克摀著臉頰說道。
「那還用說,平時吃太多甜食了吧。」柯布一邊收拾器具一邊數落著。
 
「明明知道會這麼痛,幹嘛還特地把洞挖開補起來?」
「廢話!牙齒爛掉就沒救了啊!!會一輩子成為魯蛇!!!」
 
「換個新的不就好了逆?」
「啊!?」不要學年輕人類亂用什麼「逆」字「等等...什麼換個新的?」
 
「難道人類一輩子只有一顆牙?我們牙齒掉了可以無限再長出來喔!」
「你是鯊魚嗎!?」
 
==============================================================
真.後記
對不起我騙了大家,這篇真的沒.有.H(啾咪)
真的就只是小凱倫因為好奇去給柯布醫生看牙而已喔
覺得被騙就重看一次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